中国养鸡网 > 养鸡学术 > 阿甘:熬过非典、禽流感却熬不过冰鲜鸡

阿甘:熬过非典、禽流感却熬不过冰鲜鸡

中国养鸡网 养鸡学术 2021年06月06日

“东山第一刀”阿甘如今只能守着冰柜卖冰鲜鸡

卖了近20年光鸡的“东山第一刀”阿甘如今只能守着冰柜卖冰鲜鸡。 摄影:新快报记者毕志毅

70秒能做什么?洗把脸?抽根烟?思考人生?

70秒,可以杀完一只鸡,割喉、放血、烫毛、拔毛、开膛、洗胗,干净利落。17年前,25岁的广西人阿甘,在老东山区的一次技能大赛中夺魁,从此江湖流传着“东山第一刀”的传说。

阿甘一直都在卖鸡,生意火爆得不行,杀鸡技艺更是炉火纯青。虽然,在永胜菜市场,阿甘的店依然是第一,但“东山第一刀”还是有种英雄末路之感。他说,熬过了H5N1、SARS、H7N9,却熬不过冰鲜鸡。

现状:第二天冰鲜鸡就卖不动了

开档首日,阿甘就胆战心惊,“如果他们觉得不好吃,下次就不会再来。”

5月11日下午,越秀区永胜肉菜市场,关门改造了一个星期的阿甘靓鸡档重新开业。让阿甘意外的是,老街坊们都来了,几乎是排着队。“这几天(改造期间)天天跑到其他市场调研,问十个档十个都摇头,今天真的很意外。”

阿甘心里很明白,来帮衬的都是17年积累下来的老主顾。老街坊冲着“东山第一刀”来,可买到的,也只能是冰鲜鸡。开档首日,阿甘就胆战心惊,“如果他们觉得不好吃,下次就不会再来。”

5月12日中午,阿甘的忧虑开始应验,偌大的崭新的冰柜里,满满的天农、江丰牌冰鲜鸡。而在11日下午,进的货全部卖光。“街坊还是会买,但没以前那么爽快,感觉很犹豫,我很不习惯。”

在距离永胜市场不远的一个老式楼房,阿甘高价租了一个套间,供9个工仔吃住。下午2时30分,收市归来,准时开饭。桌上只摆了两盘菜,一锅海藻冬瓜汤,一大盘白切鸡。

白切鸡一半是贵价的冰鲜鸡,一半是阿甘亲自拿货宰杀的清远鸡。“试鸡要食鸡胸肉,一比就知道差别。”阿甘传授经验道。15分钟后,清远鸡被消灭的速度远快于冰鲜鸡。记者品尝,无论在爽滑度、嚼劲度还是鲜甜度上,两者均有明显差别。

饭间,阿甘饶有兴致地谈起了自己的发家史,第一个话题自然是“东山第一刀”。

创业:天桥下风餐露宿4年不觉累

阿甘有一个习惯,那就是每进一批新货,自己都会试吃,好,才继续订货。

“我在乡下活了18年,在广州呆了24年,这里是我的第二个家。”

阿甘本名甘祖均,广西梧州藤县人。1991年,他来广州打工,这在老家人眼里是很“巴闭”(厉害)的事情。事实上,阿甘并没有那么“巴闭”,他在大排档洗过碗、切过菜,拉过肠粉,也在炼胶厂做过喷漆工。

4年后,阿甘找来比他小三岁的本家兄弟阿超,来到三角市桥头寻找商机。碰巧一位朋友想转手鸡档,两人便承接了下来,做起了卖鸡生意。当年的集市属“半走鬼”类型,档口位于街边,吃住在桥底。阿甘和阿超在这里呆了4年。

不过,阿甘说当时卖鸡并不难,因为那时候有“职业送鸡人”。“职业送鸡人”都是郊区农民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载着一笼笼鸡过来批发。阿甘和搭档很快上手,只需谈好价钱,定期供货,就可以了。

阿甘有一个习惯,那就是每进一批新货,自己都会试吃,好,才继续订货。

桥头的最后两年,阿甘迎来了这一辈子最赚钱的时光,“金融危机没来,街坊有鸡就吃,花钱也爽快,那时候利润最高。”

1998年,集市所属的蔬菜公司举办了一次行业技能大赛,让阿甘名声大噪。参赛者均是原东山区一带肉菜市场的好手。比赛时,阿甘如有神助,1分10秒内将一只活蹦乱跳的鸡杀得干干净净,连鸡胗也割好洗好,令在场所有人汗颜。自此,“东山第一刀”的称号在业界传开。

这一年,借着改变脏、乱、差的全市大行动,阿甘得以告别“半走鬼”,正式进驻永胜肉菜市场,打出“阿甘靓鸡”的招牌。

守业:17年平安度过三次大劫

可是,有一天他突然发现,H7N9禽流感持续的时间有点太长了。阿甘每天刷微博、看新闻,期待H7N9真正结束的那一天。

H5N1 鸡照卖,钱照赚

1997年的H5N1禽流感,是阿甘碰到的第一次波折。

“那时候通讯没那么发达,也没有现在的一日一报,只是知道这件事。”阿甘轻描淡写。他对这场禽流感的认知停留在鸡瘟上。对于养鸡人来说,鸡瘟再正常不过了。阿甘自然不例外,没有休市,鸡照卖,钱照赚。

后来,他才慢慢从电视上了解到,这场禽流感在香港死了6个人,直接导致香港实施冰鲜鸡上市。“那时候真是很单纯,怎么死都不知道,现在想想有点后怕。”

SARS来了 一天搞三次卫生

SARS肆虐的时候,阿甘的档口已经发展到5个人的规模。他们每天4、5点起床杀鸡,不仅要零售,还承接酒楼的订单。这段时间,阿甘的杀鸡速度已经提升为每小时100只。

SARS的到来,对阿甘的直接影响是每天400只鸡的销量变成零。“整个行业都崩溃了。从果子狸到鸡,什么说法都有,直到后来几年才弄明白是什么原因,我们经常笑,被SARS坑了10年。”他们清晰记得当时一天搞三次卫生,到处弥漫消毒水的味道,回到家里还煲醋。“跟着大队走,走一步算一步,然后SARS就结束了。”

H7N9 销量至少降5成

H7N9来的时候,阿甘并没有太在意。因为这几年,禽流感已经成了时髦的话题。每月一轮休、每日一消毒、家禽存放屠宰售卖“三分离”等政策让市场更规范。这时的阿甘不停往清远跑,找专门的鸡场给他特供靓鸡,甚至找来一家人专门在深山里替他养山地鸡。此外,他还做起了微博营销,希望用新鲜玩意来扩大市场影响。

可是,有一天他突然发现,H7N9禽流感持续的时间有点太长了。“从去年到今年,每隔一段时间就出问题。每出一单案例,我的心就跳一下。撇开休市不说,我的销量至少降了5成。”阿甘每天刷微博、看新闻,期待H7N9真正结束的那一天。

末路:“质量不是我说了算了”

“多少只冰鲜鸡我都能卖,我还是有这个本事。但我没办法再提供独一无二的阿甘靓鸡,质量不是我说了算了。”

5月5日,4区试点正式启动。阿甘开始了一周的调研,然而调研结果并不乐观,“问十个十个摇头。”,阿甘想了两个对策:一是到非试点区海珠区盘一个档口;二是做熟鸡生意。但去开新的毛鸡档口也只能是权宜之计,因为冰鲜鸡10月就要全面铺开。

现在支撑阿甘的只有一个念头,“过渡期我还得继续摆下去,慢慢熬,对街坊有个交代。”他早已不在乎销量问题,“多少只冰鲜鸡我都能卖,我还是有这个本事。但我没办法再提供独一无二的阿甘靓鸡,质量不是我说了算了。”

对话

打算做熟食,让街坊还能尝到阿甘靓鸡

新快报:你是怎么拥有这么多熟客的?有什么秘诀?

阿甘:质量保证不骗秤,不卖变质货,工作当娱乐。我的鸡保证是靓鸡,别的地方买不到。

新快报:“东山第一刀”有什么秘诀?

阿甘:都是练出来的,没什么秘诀。

新快报:你怎么看冰鲜鸡?

阿甘:政府的行动,我们是支持的。但冰鲜鸡好不好吃,市民吃了就知道。一只鸡好不好吃,跟鸡的品种和养殖过程很有关系,这也是市面上有这么多品种的原因。鸡好不好在脱毛,冰鲜鸡属于大批量生产,过水的时候水温很难控制。如果水温不够,自然会加长浸泡时间,这样一只鸡的口感就差很远了。冰鲜鸡对我最直接的影响就是,街坊再无没办法买到阿甘靓鸡了。我现在连吹水都没得吹(笑)。

新快报:今后有什么打算?

阿甘:我打算做熟食,用最原汁原味的做法,就是白切,让街坊们还能尝到阿甘靓鸡。

原标题:[东山第一刀:“有多少只冰鲜鸡我都能卖”]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yyany.cn/11795.html
广告位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