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养鸡网 > 养鸡学术 > 广州试点冰鲜鸡 谁受损 谁受益?

广州试点冰鲜鸡 谁受损 谁受益?

中国养鸡网 养鸡学术 2021年06月15日

\

前天下午5时许,一辆货车满载三黄鸡,从开平驶入白云区江高镇江村禽类批发市场。这里是华南最大的活禽批发市场,刚刚从一场H7N9风波中复苏。有档主统计发现,较之去年底,活鸡的销售量增长了两成以上。凌晨时分,广州市内的零售商和餐饮机构等开车过来选货拿货,赶在一早送到肉菜市场。下月,“集中屠宰,冰鲜上市”试点开始后,情形或将发生改变:一部分活鸡或直接从养殖场送入供应商的屠宰场,冷链运到市区配送点后,直接来到肉菜市场和超市。批发市场档主,以及通过批发市场与零售市场对接的养殖户,在整个链条中的地位将发生改变。从小范围试点开始,阵痛显得不那么剧烈,但若10月份如约推广至全市,广州及周边禽类生产链将重新洗牌。

养殖户

开平三成活鸡该送去哪里

广州市下月将在越秀全区、老荔湾、珠江新城部分区域和大学城等区域的肉菜市场,试点禁售活禽改售冰鲜禽肉,将涉及394个活禽档口。对此,开平市禽业协会会长黄永禄很气愤。这场突如其来的试点,让开平的家禽企业老板来不及准备。开平市有超过50家家禽企业,月产600万-700万只鸡,其中过半以活鸡形式销往广州。

黄永禄说,一旦广州全面铺开“集中屠宰,冰鲜配送”,开平家禽企业将面临销售无门的境况。他估计,在5月开始的试点阶段,该市将有30%的鸡无处可去。这一处境,如同年初广州市活禽市场全面休市半个月时的情形。

这把开平的家禽养殖业推向两难境地:开平市没有一家拥有屠宰、冷链配送的家禽企业,如果要建设屠宰线,没有一年半载是建不成的;要满足开平的宰杀量,投资至少上千万元,也没有哪个企业有资金来做;原有市场封闭了,想在短期内销往其他城市,也是一件难事。

那么,能否通过这些屠宰企业来代宰?他又提出新的问题:企业是否愿意代宰,怎么收费,冷链运输怎么办,送往广州后冰鲜鸡如何存放,是否有经销商来要货,这些目前都没有答案,也难以在短时间内解决。“就算目前试点的3家屠宰企业接受代宰,也未必能够承担开平日均10万只的销售量”。

批发商

怕被政府直接喝令停售

冰鲜鸡上市试点后,对以毛鸡销售为主的活禽批发市场影响有多大?江村禽类批发市场负责人江永泉表示,目前政府政策不明确,影响的大小难以界定。目前公布的4个试点区域,在江村的活禽批发量不足一成。据其统计,江村禽类批发市场近八成的市场位于白云和花都两区,因为距离这两地较近。此外,还有一部分清远、韶关等地的家禽档主前来拿货,但所占比例较小。在他看来,试点顺利的话,10月份在全市全面推广后,包括江村禽类批发市场在内的毛鸡批发市场将会营运艰难。

江村禽类批发市场内档主陈先生说,只要市场上还有需求,就不担心生存不下去,然而一旦限制活禽交易,他们就成了“多余的”。“这些屠宰场自己有养殖场,他们也可以向养殖户定点供应,不需要通过我们”。

番禺的清河家禽批发市场、谢村家禽批发市场内,档主们已听说广州市区要禁活禽,态度相当着急。因为位置适中、交通便利,这里的活禽基本都供应给广州市区。其中,酒楼、餐厅等合作供应商大批拿货的,只能消化两成左右。而剩下的八成,都是卖给零售档主。批发市场的档主都在担心,有的怕被政府直接喝令停售,有的怕被客户慢慢抛弃。但直接走掉的话,代价不小。这里一个档口的转手费就几十万元,每天的交易量可达几千只鸡,一下子损失不起。

在禽类市场上,档主们屡屡提及“转行”、“不干了”一类词语。近年来的禽流感风波对家禽行业的冲击,以及政府推行冰鲜鸡上市的传闻,令从事活禽批发的档主们忧心前景,未雨绸缪。陈先生说,相比起福建老家很多同龄人,从事活禽批发虽然起早贪黑,工作辛苦,但收入算是可观了。转行以后,接下来从事什么行业,他还没有想好,“可能去做点别的生意吧”。

供应商

考虑接受代宰活禽

有消息称,在此次试点中,政府指定了3家定点供应商,这被坊间认为存在垄断嫌疑。直至现在,关于这些供应商能否提供冰鲜鸡的来料加工,以及如何收费等问题,仍未明确。

天农食品有限公司是其中一家供应商,总裁张莹说,他们有养殖、屠宰、冷链运输、中转冷库的完整产业链条,冰鲜鸡试点一旦展开,将在晚上进行宰杀包装后,约早上4点开始往广州送货,1个小时后到达中转冷库。终端商家可通过荔湾区的冷库拿货,大的订单可以直接送货上门。

在采访中,有零售档主提出,能否由批发市场或者政府指定的3家供应商来集中屠宰,由档主自己寻找货源,送到屠宰场。两家供应商认为,具体操作上有难度。江丰实业有限公司经理黄先生表示,如果大量不明来源的外来鸡做“来料加工”,程序上比较麻烦。天农的经理刘先生认为,如果档主自己找货源,要先送往供应商生产线屠宰,再配送到档口。“屠宰成本没少,运输成本还增加了,价格上没有优势”。

张莹则说,他们的屠宰场考虑接受代宰活禽,但怎么收费目前还没有标准。张莹说,天农公司日均最大屠宰量可达10万只,正在跟广州超市洽谈合作,“但农贸市场等其他终端都在观望,暂时还没有人来跟我们咨询送货的问题”。这3家作为供应商的公司表示,他们都有自己的养殖场,目前的冰鲜产品大多使用自有养殖场的禽类为货源。一名档主陈述,在与档主交流时,相比来料加工,供应商对于推广自有品牌热情更高。“估计以后也会享受优先配送,并在价格上更优惠”。

冷链配送

倾向劝说档主自己提货

新兴县鹏益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陈新宇说,浙江在做冰鲜鸡推广时,出现了这样一幕:农贸市场的档主用一个泡沫箱加点冰块就来进货了。广州夏季温度高,从屠宰场到市场,用冰块并不能保证0到4摄氏度的合适温度,如果超过8摄氏度,鸡只可能变质。

冰鲜鸡的配送,以及最后一公里如何保鲜,目前暂未从政府方面得到消息,表示有妥善的解决渠道。“后续我们还会再多设置一些冷库,不过我们的冷库暂时不接收其他货源存放,”天农公司的张莹说。

江丰实业公司的负责人杨禹新则表示,他们现在在越秀区有两个配送点,另外还有配送车可以帮档主送货,“不够的话可以再多买几台车,对一家屠宰加工厂来说,买几台配送车不是什么大问题”。但能力是一回事,意愿是另一回事,此前与前来咨询的档主交流时,有负责人仍倾向于劝说档主自己提货。

百兴公司董事长叶永金则表示,配送暂时做不了太细,广州市区毕竟太大,还是希望跟档主多沟通,档主最好能到厂里提货。

对于销售不完的冰鲜鸡如何处置呢?张莹说,原则上会接受退换货,当天没有销售完毕的冰鲜鸡将作冻品保存。

零售市场

涨价后消费者会否用脚投票

“我们其实和零售档主是在一条船上的”,在回复有无可能涉及垄断提价问题时,天农公司的刘先生说。集中屠宰包装让每只鸡只的成本上升2到3元,但最初会稍作让利,“比现有的鸡价稍高但不会高很多,估计刚开始销量会打折扣,所以要企业来消化一部分”。其预计,当广州在更大范围内推行冰鲜鸡上市后,市场将逐步打开。江丰实业负责人江伟烽确认,冰鲜鸡价格等于市面光鸡价加上2元加工成本和几角钱运输费。

在珠江新城国六宝市场档主谭先生看来,这一价格差异足以令他们失去竞争优势。他以档口某种清远鸡为例,目前这种毛鸡进货价约为10元/斤,档口售价15元/斤。但是换成冰鲜鸡,进货价就已经18元/斤,档口售价到时候要到25元/斤。“这些成本到最后还是转嫁给消费者的。”谭先生表示,先不考虑消费者对冰鲜鸡的接受程度,到时候鸡价涨了,消费者用脚投票,销售额也必然下降。

除了价格变化,市场档口转卖冰鲜鸡,市民可选择的鸡种可能也会相应减少。据谭先生介绍,他现在的档口共有20多个品种的鸡鸭鹅,其中凤王阳山鸡是他档口中销量最好的一个品种。据谭先生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,冰鲜鸡供应商提供的品种中并不包含这一品种。“据我了解,供应商的品种一般只有六七种。”

谭先生的档口每个月租金一万元,每个月水电费约为3000元,水费占其中六成。转卖冰鲜鸡后,水费将大幅减少,但冰柜24小时运作用电量也随之增加。谭先生估计,转卖冰鲜鸡后水电总费用不会有太大变化,但人员成本会大幅削减。

说法

云浮市新兴县鹏益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陈新宇不看好广州推进“集中宰杀上市”。他认为,老广爱鲜活的家禽,是否食用冰鲜鸡应当由市场来定,不能通过政策来强行改变人的消费习惯。

部分批发档主提到,在批发市场选购的活鸡有数十个品种,市民可以根据毛色、鸡冠、鸡嘴和鸡脚去辨认鸡的成色好坏,“海南文昌鸡、广西玉林鸡、麻黄鸡、清远凤中凰……有这么多品种,扒光了毛,还能认出来吗?”

档主林先生不放弃从冰鲜鸡中寻找机会,他建议政府可以把屠宰场建在批发市场旁边,这样零售商到批发市场选好鸡后,现场送到生产线宰杀,然后再由批发市场配送或者档主自己来提货。

(原标题:五月试点相关利益方 谁受损 谁受益)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yyany.cn/12533.html
广告位
标签: